追忆西政90级校友周昭爽 | 忠诚与奉献的一生

2020-04-04

从警26年,他在每一个岗位,都勤勉敬业、勇于担当。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仍心系工作,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热爱的事业。他是人民警察周昭爽,也是我们可亲可敬的校友。

2月13日,周昭爽不幸病故。《南方日报》3月17日用一个整版报道了周昭爽的事迹,追忆了他忠诚与奉献的一生。

浩气长存,肩上金盾凝山岳;忠魂不泯,一腔热血化春雨。

虽然周昭爽校友已仙逝,但他的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时值清明,我们转发此文,共同缅怀与哀悼他!


2020年1月10日下午,第一次化疗后,周昭爽感觉身体状态不错,在广州回汕头的途中,对妻子说:“想到单位看看。”然而,妻子并不同意。


这是周昭爽人生最后一次感觉身体不错的时候。2天后,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于12日再次住进医院,生命进入了倒计时。2月13日凌晨,他最终离开了我们,年仅50岁。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周昭爽仍心系工作,这是这名公安干警忠诚与奉献的人生写照。


周昭爽于1994年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分配到汕头市公安局工作,历任市局经侦支队财税罪案侦查大队大队长、副支队长,交警支队侦查大队大队长、汕汾大队教导员、办公室主任,指挥中心副主任、政委。


周昭爽生前工作照。图片来源见水印


从警26年,在每一个岗位,周昭爽都勤勉敬业、勇于担当。同事们说,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年休假,大部分时间保持通宵达旦的工作状态。周昭爽的办公室俨然成了他的第二个家。深夜,他的办公室的灯常常亮着;周末,他的办公室的门常常开着。


提起周昭爽,领导评价他人品厚重,是值得信任的带头人、“老黄牛”;在战友心中,他是好领导、好大哥,是“拼命三郎”;在朋友眼里,他是好兄弟。无论年龄大小,认识他的人,大多称呼他为“爽哥”。


把工作放第一位,把同事当兄弟


工作中,爽哥是领导、是老师,教会大家如何破案;生活上,爽哥又是大哥、是朋友,时常给予关心帮助。


在周昭爽离世那天,作为同事与朋友,杜伟煌痛心地说:“爽哥你这次太不负责任了,竟然撇下兄弟们当了‘逃兵’。”


杜伟煌于1998年分配到汕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很快结识了周昭爽,“我比他小5岁,都喜欢踢足球、打篮球,经常凑到一块,一直到生前。”


2003年,杜伟煌调到财税罪案侦查大队,周昭爽时任大队长。“从前期摸查线索到抓捕、审讯、总结,爽哥全部参与其中,凡事亲力亲为。”杜伟煌说,几乎所有案件的审讯都是安排在晚上,经常要审到天亮,周昭爽陪同大家并肩作战。


有几次,杜伟煌不忍周昭爽太累,就跟他说:“有我们几个人够的,你先回去休息吧。”但周昭爽表示没事,坚持一起审讯。“不过,有爽哥坐镇,遇到审讯困难时,他会发挥专业知识和办案经验,解决很多案件的疑点难点。”杜伟煌说,同事们都能感受到,这位大队长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把同事当兄弟对待。


与周昭爽在财税大队共事6年来,杜伟煌即便工作出现差错,也从没受到过周昭爽一句责骂。“我记得有时案件办得不好,爽哥会耐心指出问题所在,教我如何办好。”杜伟煌说。


这就是周昭爽为人大度有担当的一面,他深受战友和同事们的尊重和赞赏,大家因能够与其共事而倍感荣幸。“工作中,爽哥是领导、是老师,教会大家如何破案;生活上,是大哥、是朋友,时常给予关心帮助。”杜伟煌说,在爽哥的带领下,大家一起办案、加班、运动,凝聚力很强,工作氛围非常好,“这20多年来,我心中一直有个信念,就是一定要跟爽哥学习做人做事。”


在经侦部门,作为业务能手、办案专家,周昭爽充分发挥所学所长,多次直接参与公安部、省厅和市交办的各类经济犯罪案件查处工作,成功侦办了一大批大要、疑难、敏感案件,为全市经济秩序的良性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帮助犯罪嫌疑人家属渡过难关


在爽哥带头下,谢浩光等人连续几年帮孩子缴学费、买书、买衣服,想方设法帮助该家庭渡过难关。


周昭爽离世后,汕头市公安局警卫支队副队长谢浩光在朋友圈转发一首《老了,朋友》,用以悼念昔日的战友。


歌词这样唱道:“回头看看我的兄弟 都已到了半百年纪 青春渐渐的老去 剩下的只有追忆 梦里想想我的兄弟 这辈子真不容易……”谢浩光边听边回忆往事,感叹生命的无常,直言可惜和想哭。


2002年,谢浩光与周昭爽搭档。当时,周昭爽担任财税罪案侦查大队大队长,谢浩光当教导员。虽然年长几岁,但谢浩光一直视爽哥为良师益友。“我们未搭档之前,在局里就听说爽哥这个人,说这位高材生业务能力很强,为人厚道有担当。”谢浩光说,一次看到周昭爽在办案,一眼就感觉是他本人,不管是从法律专业角度分析案件,还是考虑民警战友的安全,以及抓捕细节等,感觉部署得既科学合理又富有逻辑性,内心十分佩服。


谢浩光向记者提起一件陈年往事。有一次,在办理一件公安部督办的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专案时,摸查到一位妇女的“做账”犯罪线索,两人率队查到妇女住所附近,并在周围蹲点数日。“当时我们已查到该妇女的家庭背景,其丈夫不仅吸毒,还经常打妻子。大女儿在读中学,儿子在读小学,家庭条件很困难。”谢浩光说,期间通过妇女亲戚等渠道做通其思想工作,很快,该妇女到公安机关自首。


不过,该家庭因此迅速陷入困境。看到此,周昭爽与战友们商量,通过市公安局联系金平区妇联,反映该妇女家庭情况,发动捐助。在周昭爽带头下,谢浩光等人纷纷捐出一个月的工资,甚至连他们的家属也捐。而且,连续几年给读书的孩子缴学费、买书、买衣服,想方设法帮助该家庭渡过难关。


2002年至2008年,谢浩光与周昭爽搭档多年,积累了深厚的战友情,一直延续至今。“可惜这几年他在指挥中心比较忙,见面比以前要少,走得太急。”谢浩光感叹道。


三天三夜不停歇跨省追捕


团队已连续作战两天两夜了,但爽哥决定,连夜赶赴深圳继续抓捕。说完,他们开车从泉州追到深圳,全程800多公里。


因为业务能力突出,富有领导才能,周昭爽备受上下的肯定与信任。2008年6月底,周昭爽被委以重任,到市局交警支队筹建侦查大队,一切从零开始。


“我们的任务是追逃交通肇事逃逸犯罪嫌疑人、打击套牌行为等,简单地说,就是要侦破一宗宗陈年积案。”时任市交警支队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张春光(现为龙湖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告诉记者,最初团队只有5个人,没有基础可言,也没经验可循,都是周昭爽带着他们闯出来的。


“爽哥是第一任大队长,做任何事都十分认真、细致、专注,每办一件案子都全身心投入其中,锲而不舍。”张春光说,侦查大队的路子是周昭爽带着他们一宗接着一宗案子办出来的,“缺少办案经费,爽哥想方设法解决,甚至有时自己先垫。”


十多年前的一宗交通肇事逃逸案令张春光仍记忆犹新。2009年5月1日,在汕头市区天山北路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造成1死3伤的严重后果,犯罪嫌疑人邓某根肇事逃逸。


经前期摸查,了解到邓某根可能潜逃到福建省泉州市。8月12日,周昭爽率张春光等4人开着一辆老三菱吉普车直奔泉州。到了之后,当地民警带他们到山中一个养鸡场去抓捕。结果发现,邓某根已逃至深圳市罗湖区。


当时团队已连续作战两天两夜了,但周昭爽决定,连夜赶赴深圳继续抓捕。说完,他们开车从泉州追到深圳,全程800多公里,来到深圳人民公园附近,拿着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挨个问行人。


中途,因为实在太累,张春光提议说:“脚很酸了,不如先在这(石凳)坐一会吧。”周昭爽说行。不过,两人一坐下,很快便睡着了。朦胧中,张春光听到周昭爽在唤他,“该起来了,要继续努力。”醒来之后,张春光一看时间,才不过十多分钟。“这给我印象特别深,他为人特别敬业,很能吃苦。”张春光说。


张春光回忆时表示,幸好及时醒来,他们问到了一个保安,获得重要线索。“这不就是我的一个同事吗?”一名保安透露,邓某根正在收拾行李准备辞职走人。于是,他们到保安室将其一举抓获。原来,邓某根使用“徐某”假身份证受聘当保安,当时已获知警方追到了泉州市,准备领取工资继续潜逃。


“真的歇不了,如果在泉州歇一晚,很可能就徒劳无获了。”张春光感叹,周昭爽对每一宗案件都是这么认真,必须要有结果才肯停下来,责任心特别强。


事实上,周昭爽的责任心不仅体现在办案上,还在写材料方面。每一宗案件在办理前后,基本案情、线索受理、案件总结等工作台账基本由他亲自撰写。


当同事们办完案子回家休息时,周昭爽办公室的灯经常还亮着,他埋头伏笔至深夜,不知疲倦地干。这种习惯,从在经侦支队财税大队时就已形成。


在周昭爽的带领下,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交警侦查大队抓获潜逃多年的逃犯数十名,侦破现行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上百宗,全市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侦破率连续三年大幅提升。


曾一人挑起指挥中心工作重担


爽哥一人主动挑起担子,既当指挥员,又当战士,凡事身先士卒、主动作为,“他从不半途而废、轻言放弃。”


2012年,周昭爽调任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开始更为繁忙的工作节奏。在这里,他延续一贯连续作战、负责到底的工作作风,出色地完成了领导交办的各项急、难、险、重的工作任务。


最困难的阶段,要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说起。当时,时任指挥中心主任罹患重病,政委及副主任均缺位,作为指挥中心仅有的一名副主任,周昭爽临危受命,负责全面。“一件事情只要落到爽哥身上,他从不半途而废、轻言放弃。”同事们说,在班子仅剩周昭爽一人的情况下,他主动挑起担子,既当指挥员,又当战士,凡事身先士卒、主动作为。


跟他并肩作战的同事对此深有体会。“2014与2015这两年是最忙最累的,我跟着爽哥要么在一线维稳,要么在办公室熬夜报送材料。”同事说,有时候到下半夜,自己才30岁出头的身体都有些顶不住了,周昭爽却让他先躺一会,自己继续写材料。


2014年夏天,周昭爽到一线现场维稳,顶着高温暴晒了数个小时。“警鞋的底部有些脱胶,脸和手也晒红晒伤了。”同事说,过后周昭爽身上出现大面积脱皮,一个月才恢复。2015年的春节,因突发维稳事件,仅剩周昭爽一个人留守在指挥中心,在办公室找到速食面充饥坚守岗位。


那几年,周昭爽带领指挥中心一帮同志,超负荷、高强度,连轴运转在应急指挥、维稳处置、专项行动、综合协调等工作一线,连续妥善处置一批不稳定案事件,为全市社会治安大局的持续平安稳定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指挥系统,周昭爽是局领导高度信任的好参谋、好助手。在他的指挥带动下,近年来全市多个突出犯罪打击整治专项行动、专项工作在全省名列前茅,成绩非常突出。


一边抗争病魔,一边坚持工作


半个月后,爽哥出院从广州返回汕头,途中,他感到状态不错,坚持要到单位上班。这一次,妻子不同意了。


在汕头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周昭爽倾注了智慧、艰辛以及对工作的满腔热血。由于长时间无规律、高强度的工作,他的身体问题没有得到及时发现治疗,最终积劳成疾。


杜伟煌说:“爽哥从交警支队回到市局,本来工作的地方更近了,但一起踢足球、打篮球的时间却少了。”


张春光则说:“大半年约一次吃饭,等到八九点还吃不成,还是在局里加班。”他叹了一声接着说,“我们这种年纪,哪能再像以前那样不顾身体地拼命了,爽哥就是太‘耐拖磨’了。”


2018年初,周昭爽在他热爱的绿茵场上踢了十分钟足球后,自感疲惫下场。这是他最后一次接触热爱已久的户外运动。


实际上,当年春节过后,周昭爽的身体状态已经急转直下。曾有一次,他告诉同事,自己夜里翻个身都困难,要缓慢移动身体,且睡不着觉。同事们都建议他不能再拖了,要尽快去医院检查,但他总是说忙完手头上这件事再说。


直到清明节,爽哥回潮南老家扫墓,期间到老朋友家做客时谈到身体出现的状况,朋友立马建议爽哥去当地的医院做检查,并为他安排医生诊断。医生看完检查结果后,建议清明节后马上到省人民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


检查结果出来后,已是肺癌晚期。如同晴天霹雳,身边的人都不愿相信身体一直强壮如牛的周昭爽会得这个病。


“我没有告诉他结果,只是跟他说胸腔有些积液,需要吃药休养。”周昭爽的妻子按捺住伤心,坚强地告诉丈夫。她告诉记者,自己一直坚信毅力坚定的丈夫一定能战胜病魔。


住院一段时间后,周昭爽回到汕头家中,开始吃第一只靶向药。每次吃完药,爽哥感觉状态良好,便坚持要到单位上班。不管是妻子,还是领导和同事们的多次劝说,他仍坚持上班履职。


就这样,周昭爽一边积极治疗,一边坚持工作,分管的业务工作从没有落下。


2018年10月,有几次会议一开2个小时以上,周昭爽都坚持,但出现腰酸、胸闷、背疼的状况。妻子知道情况后,赶紧联系广州的医生,带丈夫到广州检查,结果发现,第一只靶向药已失效,且扩散出一个新的靶点。此后,周昭爽继续积极治疗,开始吃第二只靶向药,而只要身体情况稍有好转,他就又以顽强的精神投入工作。


2019年12月下旬,同样的症状再次出现后,很快便查出第二只靶向药也失效。周昭爽转入第一阶段化疗。半个月后,周昭爽出院从广州返回汕头,途中,他感到状态不错,坚持要到单位上班。这一次,妻子不同意了。


短暂的好转之后,周昭爽的身体又垮下去了。回到汕头的第三天,再次入院治疗。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已经连续两次病重入院抢救的他,心里仍惦记着工作,向看望他的同事不时了解单位的疫情防护、工作安排等情况,时刻关心战友们的安危、关切工作的进程,他把忠诚履职尽责书写到了生命的尽头。到医院看望他的同事们,都宽慰他要好好休息,而转身之后,无不惋惜泪目。


舍小家为大家

我爸平时看起来比较老实,很温和,不会为难别人。”周昭爽的儿子说,在他的记忆里,父亲从小到大都没骂过他,更没打过。小时候,父亲有空的时候,还会教他做功课。初中之后,经常加班,接触并不多。


在儿子眼里,周昭爽是一个简单的人,工作和生活两点一线。“他在家的时间比较少,大部分时间都在单位加班。每次回到家都比较累,但有时间会看报纸、看电视新闻。”


作为儿子,他知道父亲工作任务繁重,表示能够理解父亲的责任心。“我爸为事业拼搏奋斗,也是为家庭的一种付出。”“他做事比较认真,比较拼,可能没什么节制。做事时,他会把压力全部放在心中,放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这样是非常累的。”


记得高三期间,周昭爽到浙江出差期间,曾经去看望正在杭州学习美术的儿子。这给他较深的印象,“因为很少有机会与他单独相处。”


看到母亲因为伤心过度而胃口不好,从不下厨房的他,通过网络学习炒菜、做饭,安慰母亲,一起面对未来生活。


对于工作二话不说


作为妻子,她深知丈夫工作很忙,从来不会打电话给爽哥,有什么事只发短信。“怕他正在忙什么案子,打扰到他。”


以前,每次回到家,爽哥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为了不烦到妻子,他主动将手机调为振动。


长久以来,夫妻俩就是这样互相理解和支持。同事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有吵架的时候,爽哥还劝说我要抽空陪陪妻小,不要因为忙工作忘了家庭。”


2017年下半年之后,妻子开始发现周昭爽身体状态不如以前。“每次回到家很累,气喘吁吁,跟他说去检查一下,他就说没事,忙完再说,打个球就舒服了。”到了年底,下班回到家中的周昭爽,连话都不想多说。妻子问他怎么了,他表示只是累到不想说话。


对于工作,周昭爽总是二话不说。即便确诊为肺癌晚期,在吃靶向药之后,身体稍微好一点,就又想回到工作岗位。“他一心扑向事业,觉得是自己责任范围内的,就要用心去做。”妻子说。


实现了人生的价值


第一次化疗之后回家,周昭爽状态有所好转,为了表现给大家看,他还抢着搬行李,“可能是想告诉我,他恢复得不错,可以回单位看看。”


但事与愿违,第二天起床后,爽哥面部浮肿,流鼻血,还硬撑着说:“没事,就是有点冷。”在这个状态下,他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很快,他再次住院。直至大年二十九才脱离危险期,家人为了给他温暖的家庭氛围,要求出院过年。到正月初六重新住院。


由于长期治疗,周昭爽的血管收缩得很厉害。看到护士给丈夫吊点滴时,一次两次三次找不到血管,护士连忙抱歉。为了缓解护士的压力,周昭爽轻声地说:“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看到这一幕,妻子转身留下眼泪,坚持不在他面前表露。


住院期间,周昭爽还跟妻子说,今年西南政法大学校友会将在贵州举行,到时陪他去参加,他想看看老同学们。“我们一直没有涉及死的话题,一直坚信他能挺过来。觉得起码还有2年以上,甚至更久。”


“昭爽追求他的人生价值,是无遗憾的。他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朋友们的认可,这是他几十年来一点一滴积累换来的,我也由衷感到欣慰。”妻子说,如果一个男人的事业心这么强,作为背后的女人,一定要支持他,不能折断他的翅膀。


在爽哥人生的最后一个月,儿子一直陪伴左右,体会到父亲的辛苦与折磨。从来不进厨房的他,学会自己做饭、炒菜。妻子说,本来自己没有胃口,但是不能影响儿子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