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母校的故事 | 79级王波:历久弥新西政情

2020-09-18

微信图片_20200924114509.png

“母校对我恩重如山,老师对我情真意切!我与西政四十一载的感情和缘分,早已化成巨大的精神力量和不竭的人生动力,历久弥新,绵延不绝。祝愿母校自强不息,薪火相传,祝愿师弟师妹青出于蓝,续写辉煌!”


2020年9月18日上午,“讲西政故事、育时代新人”——西政办学70周年第七场故事会在西政渝北校区毓才楼一楼学术报告厅举行,广东校友会会长王波深情讲述了他与西政的故事。


在两个多小时里,王波会长用风趣幽默的语言、弥足珍贵的老照片,声情并茂地回忆了自己在西南政法学院度过的“激情燃烧的岁月”、感人至深的师生情和同窗情,以及学校恢复招生初期百废待兴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453.jpg

现场坐满了观众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457.jpg

讲述者王波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500.jpg

西政党委常委、副校长刘革主持故事会


故事会由学校党委常委、副校长刘革主持,现场还来了一位专程从成都赶来的特殊嘉宾——西政胡光老院长的女儿胡燕琴女士


让我们跟随王波会长的讲述,回到41年前的西政,感受老一辈西政人的风采。(内容有删减)




初遇西政

东山再起、竹棚听课、泥泞前行


1979年8月,我从安徽省黄山市屯溪第一中学以应届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被西南政法学院录取。那年我16岁,为了省5块6毛钱车费,1979年9月1日,我哥哥带着我从黄山市搭乘运送计划物资的货车抵达杭州,第二天再从杭州坐91次直快绿皮火车,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火车,经过52小时的行程,终于到达重庆,心中忐忑不安。


由于来得太早,当时还没有设立新生接待站,78级校友、老家邻居朱苏人师兄以及同年级山东籍同学张艳丽去菜园坝火车站接我。当时菜园坝火车站已是万家灯火,第一次来到山城,看到层次感很强的山城灯火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507.jpg

在西政读书时的王波,摄于1980年


9月7日是79级新生报到的日子,那天东山大楼一楼挤满了人,79年学校率先在全国招收刑事侦查专业本科生,由于招生简章上并没有标明这个专业,录取结果出来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我之所以报考西政,除了受邻居朱苏人的影响,还想着学法律可以当警察、穿制服、配手枪(当时根本没有律师这一职业概念),因而想读刑侦专业,但是刑侦专业要求身高170cm以上,我当时只有165cm,不符合标准,只得作罢。


79级是改革开放后招收的首批法律本科生。西政的79级法律专业(系)共设10个班级,共有学生411人。之后我被分到法律系79级6班,班上有42名同学,其中男同学33名,女同学9名,78级更惨,班上只有3至4名女同学,并住进了18人一间的大宿舍(教室改造的)。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511.jpg

大学同学合影,左二为王波


到学校之前,我想象中的大学神秘、美丽,坐落在群山环抱中,有拔地的教学楼、雄伟的图书馆,有争奇斗艳的鲜花,有树影斑驳的林荫小道……但这美好的幻想,从迈入学校的那一刻化成灰烬。这里没有我想像中的一切,倒是有泥泞的小路,破烂的宿舍和教学楼,喧闹的工地,尘土飞扬,这给了我当头一棒。我在1979年10月7日的日记里写下了想回家的话。当时同学们都需要穿着胶鞋上课、打饭,从东山楼去简易教室和饭堂的路上有一个泥泞斜坡,同学们经常滑倒,我就曾经两次摔倒,将饭菜甩至泥中,懊恼不已。

当时的校园

那时的东山大楼是真正的综合楼,三分之一是民工宿舍,三分之二的部分容纳了办公室,宿舍、教室、阅览室、自习室、医务室等,除此之外,印象里还有几个大班上课的大教室和供自习、讨论课用的小教室,一个简易礼堂、一个简易食堂,外加一个和四川外语学院共用的澡堂。停水的事情是常常发生的,到东山楼下方乱石堆上的一根水管里排队打水洗漱成为我们永久的记忆,当时78、79级同学都戏称母校是“稀烂政法学院”。

当时的东山大楼是西政人心中的“布达拉宫”

全体79级同学开辟“七九花园”,作为毕业礼物送给母校



学在西政

课堂讨论与实践教学课受用一生



由于“十年浩劫”的影响,同学们都争分夺秒,要把失去的青春夺回来。艰苦的办学环境并没有妨碍我们的学习的热情、探索的精神。


上课情形



当时没有统编教材,许多专业课甚至没有教材。有些教材是老师们现编的,有些甚至是油印的,上面经常标有“机密”“XXX号” “内部资料”“注意保存”字样。有些刑事案例参考资料,一个班可能只能分到三本,同学们轮流传阅,每人只能阅读1-2天。


环境虽然艰苦,但学校的授课方式却是创新的、质量很高的。小班讨论课和教学实践课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受益匪浅。教学实践课形式多样,有模拟法庭、街头法律咨询以及到法院实习。

小班讨论课



当时学校积极创造条件让学生参与社会实践(庭审)、在诉讼法课程中引入模拟法庭教学环节,让同学们扮演法庭上的各种角色,模拟审理同一个案件,案件卷宗材料来自真实案例,包括从侦查到起诉的全部卷宗材料。


模拟审理案件



大四我们开始走上街头,免费法律咨询,一天的时间法律的、非法律的问题形形色色,让我们大开眼界,大长见识,全方位地了解了各种社会现象,领悟到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律人,不仅要具备法律知识,还应该了解政策、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知识。


我大四在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实习了三个月,独立办理了十五件民事案件,八件离婚案,其他是赡养、抚养、损害赔偿类案件。1988年在涪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实习,主办了涪陵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案。


实习留影




情系西政

师生情与同窗情弥足珍贵


最想感谢西政的老师们。高绍先老师的法律文书写作课、陈绍蓉老师的法医学课程、覃天云老师的历史课、赵长青老师的刑法课程等等,都受益一生。印象特别深的还有实事求是、严谨求实、慈祥宽厚的胡光老院长。


严谨求实的胡光老院长



特别要感谢我的导师邓又天老师。1983年我毕业后分到中南政法学院筹建处,1986年报考母校研究生。我的刑法专业成绩考了全国第一,但英语成绩差了5分,但是我的导师邓又天老师为我写了推荐信,争取到了破格录取的机会。


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正是恩师的努力,我终于在6月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我与邓老师素昧平生,但老师爱才惜才,在我人生成长的关键时刻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和温暖,也改变了我的人生。从此在我的工作和律师事业发展上,我始终把“唯才是举、任人唯贤”作为基本原则,营造了律师事务所风清气正,积极向上的的氛围,这都得益于恩师的言传身教。我永远感恩母校,感恩邓又天老师!


王波与导师邓又天老师



还有许多老师给了我们温暖,让我们倍感幸福。


王波与班主任刘天禄老师



我在西政还收获了难忘的同窗情。79级至少一半的同学是50后,同学间最大的年龄差是15岁,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工农商学兵门类齐全,卧谈会内容精彩,大龄同学常常神采飞扬、口若悬河、天南地北、指点江山,应届生们从中学到的书本以外知识,对年轻同学未来的生活和工作产生重要的影响。


王波与同学在下棋,右二为王波



为病故同学募捐、互相借抄笔记、一起扛着受伤的同学到医院、一起为追女生出谋划策,甚至一起肩并肩打群架,这些都成了最美好的回忆。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我们朝夕相处,知根知底,没大没小,甘苦与共,真水无香,无数次晨曦中的浅吟唱读,多少回烛火弯月下的情谊。


与同学在歌乐山野炊

79级六班合影


求学西政7年,我在母校习得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全面的知识结构,锻炼了准确的表达能力、缜密的思维能力、强大的心理素质、认真的学习态度,这些都受用一生。


我1993年创办了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这是广州市属最早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我始终牢记母校的校训“博学、笃行、厚德、重法”,做到专业、敬业,同时积极参与校友会工作,努力回馈母校、服务校友。


 母校对我恩重如山,老师对我情真意切!我与西政四十一载的感情和缘分,早已化成巨大的精神力量和不竭的人生动力,历久弥新,绵延不绝。祝愿母校自强不息,薪火相传,祝愿师弟师妹青出于蓝,续写辉煌!



介绍广东校友会情况

听得入迷的同学们




故事会结尾,刘革副校长深情总结:


王波校友的讲述,是一份深情的告白,也是一份美好的祝福,是校友送给母校最好的生日礼物!在王波校友身上,我们能看到无往而不胜的西政力,能看到连绵不绝的西政情,还能触及曾经只存在于故事之中的西政史,以及传递给我们的一往无前、努力奋斗的信心和激情。


部分广东代表团成员与嘉宾合影

故事会结束后,胡光老院长的女儿胡燕琴女士深受触动,给王波会长发来了一条信息表达感谢:


非常感谢王波会长。今天的故事会生动、感人!把我们带回到40多年前……也让我再次重温了父辈们那段艰苦复校的创业历史。


十年文革浩劫后复办的西政,完全是在百废待兴的土地上,靠全体师生对国家的责任、对党的教育事业的忠诚和艰苦奋斗的精神,为西政的重生克服了重重困难。看着当年被学生们称之为“稀烂”政法学院的学习条件虽然艰苦,却很像是延安的抗大和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恰恰是这样的环境为改革开放后的国家造就了一大批政法战线的栋梁之才。       


西政的发展也是跟随着国家法治建设的进程一步步向前,故事里的体现出的西政精神值得现在的同学们好好思考和学习。感谢所有西政校友们几十年来不忘母校,不忘师恩,为国家为社会为西政的奉献。向新老校友们学习致敬!

微信图片_20200924124630.jpg

左:刘革副校长;中:胡燕琴女士